切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空划过一道彩虹-【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2:55:58 阅读: 来源:切條机厂家

蟑螂

作为五年级的学生,快要考初中了,老师三申五令,必需考上实验中学,同学们却不当一回事,似乎“胸有成竹”,把天塌下来当盖棉被。

老师却急得团团转,坐位调了又调,这样,小cup便坐在我旁边,成为了我的同桌。刚作为同桌,我们没有话说,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第二天语文课,教室里来了个蟑螂。

对于一个不怕蟑螂有人,遇见一百个蟑螂也不当一回事,但对于一个怕蟑螂怕得要命,甚至想起蟑螂心便会发毛人的人,对蟑螂的扑扑翅膀也极其敏感,早已发觉一个大蟑螂在地下,我已经气都不敢喘,脸钯很快变得苍白了。

从小自大,真到现在,我敢把蚂蟥翻成血淋淋的蚂蟥干,也敢把蛇皮从蛇身上拔得精光,但我却决不敢往蟑螂身上看一两眼。

这只可怕的大蟑螂停在小cup的位置上,我终于舒了一气,只要不爬到我的位置,要什么都行。

刚调来的同桌小cup显然知道我怕蟑螂,怕得要命,这是全班都知道的。她可不饶人,用树枝赶着蟑螂爬过来。

我登时怕得要命,求她无论如何不让这东西爬过来,她可不管,仍然用树枝赶得起劲。眼看着要爬到我脚下了,我被吓得全身发颤,脚也想移也移不开了。终于忍不住大大声“哇”地叫了起来,被在讲台上监督我们并批改作业的语文老师听到,大步走了下来,问我有什么事,我指指地下的蟑螂,他一看,一脚便踩得稀巴烂,一句话也不说,又大步走上课台。

我可恨臭她了,很快桌上的三八线画了出来,谁要是超过便免不了血肉之苦,大小战争时常发生,打起战来,你丢我书,我丢你书,丢了再捡,捡了再丢。

成了好朋友

她刚调过来一个星期,“饱尝”战争之后,我突然病了,还呕吐,在老师的照料下才有好转。病了,自然不能再打仗,但是口舌之战总免不了的,口舌之战累了,也就说些不大难听的话,说着说着,便谈了起来,也不再骂人,因为人毕竟不是天生就喜欢骂人的。

几天的时间聊天,我们才发现我们的性格是多么的相似,我们在很短很短的时间内由敌人成为朋友,由朋友变为最好最好的朋友。

战争结束了,口舌之战结束了,桌上的三八线也越来越模糊了。

一天,她问我的理想是什么,单纯而又幼稚的我毫不思考地说:“科学家”。当时我对自然科学有纯真的热爱,对太阳,星球,大自然的奥秘的书非常感兴趣。所以,科学家便我成了我唯一的理想。我的好奇心又是非常强烈的,对什么问题都喜欢刨根问底,回到家中,最大的爱好就是做小制作,各种各样的小制作,因此,电池,钳子,铁皮等便是必不可少的工具。

她似乎对我很支持,第二天,她给我带了一本《少年科学画报》,她的画报很大很厚,是六七本装订起来的。她说她家中还有好多好多的《少年科学画报》及《十万个为什么》,可够我看的了。我借到之后,当然非常高兴,回家后,总是一边吃饭一边看,看得非常仔细,连睡觉也想着什么地球引力,神秘的巴什么斯圈,尼尔斯湖怪等等。看了几天,刚好看完,她会回去另换一本,也是六七本装订起来的。从此《少年科学画报》及《十个为什么》总是不会间断。

她也喜欢思考,很喜欢提出点动脑筋的问题给我考虑,直到把我想得头昏脑涨了。象六根柴怎么摆四个正三角形呢,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我想了许久许久,她才给我提示:“你往立体的想想,不要总是想平面的。”一经提醒,使我恍然大悟,金字塔形状不正是六根火柴摆四个三角形吗?我怎么就想不到立体的呢?

除此之外,我们会找些谜语书,你出给我做,我出给你做,或者找此对对子的书,怎样才能把对联对得工整,一个字一个字地推敲,好些诗句都会抽出一些字,叫对方填,直到对了为止。能和她一起玩,比课间出去好玩多,所以课间都不愿出去了。

有时,她会问我,看《十万个为什么》或者《少年科学画报》有什么收获,我说:“那个巴什么斯圈非常奇妙。”她看了之后也觉得兴趣很浓,做了一个,跟着书上剪开,奇怪的是这个巴什么斯圈成了两个互套在一起的圈,再做一个分三份剪开,这次成了互相套着的两个大圈和一个小圈。跟书上说的一模一样。

随着动脑的问题的增多,虽然忘记了极大的一部分,而小的一部分已印在脑中。这也许是我后来喜欢动脑的根源吧。

爱笑的我们我们的语文老师非常风趣,有一天,他给我们说到“敌人夹着尾巴逃跑时”无论用什么方法,他觉得描述都不够生动,于是,他拿起墙角的一把扫把,夹在大腿间,当作尾巴,从讲台的一头跳到另一头,我们看见老师滑稽的样子,大笑不已,这足足让同学们笑了六七分钟,但是我们俩却笑了一节课,这节课应该称为笑课。因为我爱笑,而她更爱笑,我笑着问她,:“你笑什么?”她说,“我不知道,你呢,你又笑什么”“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笑?”于是她笑了,我也笑了,以后每每目光碰在一起,不是她先笑,便是我先笑,一笑便没完没了,有时真不敢看她了。

我们的位置就在班上的第二排。

在课堂上老师讲话可不行,老师会瞪着大眼,就算不批评,自己也怪不好受的,这时。橡皮可派上用场了,一方写了要说的话,另一方当作借橡皮,便可大大方方拿过来看对方的话。无论一节课我们谈了多少话,老师也以为我们乖乖的。只是我们爱笑,遇到好笑的,会突然笑起来,于是老师又要瞪大眼了。随着经验的丰富,橡皮的用途远不止这些,有时用到歪门邪道上了,考试时,可大大方方地交换答案,一份试卷两个人做总比一个人做好。

橡皮的用处如此之大,使我真感激这位发明橡皮的人,他应该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家。

当我们在一起玩得十分愉快时,我想到我们都是五年级了,同桌的时间越来越少,感到很难过,于是,我告诉她以后如果通信的话,又不想给别人知道,有好些方法,可以在纸的背面用蜡写了,然后在下面写个字母a,表示有蜡写的,别人可看不出来的,只要用钢笔水一涂在背面,字就显出来了。除此之外,我还教她制作了一种纸,只要一浸水字就显示出来。还有第三种方法,我制作了两个码密旋转阅读器,可以写一篇文章而别人根本看不懂你写点什么,一个给她,一个给我自己,除了我们俩,其它人都无法用。

有一天,我问她:“你给我一张照片好吗?”那时的小学生互赠照片是极少有的事,她可不好意思了,问道:“你要我的相片干什么呢?”我回答不出来了,简单的问题往往是最难回答的,而笑却又是回答简单问题的最好方法。我笑了,她也笑了,笑了好半天,也不再谈论这件事了。

一两天后,她带了照片来,并问我要彩照还是黑白的,要人照得大的还是照得小的,我说,笨蛋才要黑白的呢,当然要彩照而且要越大越好,她于是选了一张给我,照片的漂亮虽然及不上她本为的一半,却已是我见过的照得最好的照片了。这张照片使成了我平生最珍贵的礼物。我当时暗暗想,无论如何,我今生今世不会再问第二个女孩子要彩照了。

如果有一万块钱,我又没有选择的话,我宁可了这一万块钱也不愿失去这份珍贵的礼物,但世上的事原难料,只怨造化弄人,你越珍惜,爱护它,它却偏偏丢了,当我发现照片丢了,也不知有多伤心,不过这已是后来的事了。

马的故事

有一天,我看见黄珊的手满是汗,还被汗浸得脱了皮,觉得奇怪,回到坐位时悄悄告诉她,她说:“是了,黄珊喜欢出虚汗。”后又大笑,我问她笑什么,她说:“你拉她的手了吗,你怎么知道的?”我不觉说:“你吃醋了吗。”刚说出来,便知失言,吐了吐舌头,马上扭开头,不敢看她了,好在她也没说什么。后来才发觉,她的脸也红了。

一天,她突然问我:“你知道喜欢吗?”“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她又问。“看小说多了,便知道了。”其实,我心里想,以前是不知道的,是因为坐在你旁边做了你才知道的,但这句话不能说,也不敢说。

少年时代的喜欢,是最最纯真的,正象三毛《倾城》所说的《匪兵甲和匪兵乙》我也不知暗暗多少次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娶她为妻的,海枯石烂。

往后,我们有时便谈谈班上谁喜欢谁啊,班上谁对谁特别好啊。似乎每个人都喜欢一个人似的。

有一天,她笑着对我说:“我知道你喜欢谁了。”“真的?你说说看。”她说啊说,把班里的女孩数了十多个,有什么黄珊啊林梁本啊等,问我猜得对不对,我说:“猜错了,猜得够多的了,可还是差一个?”“谁啊?”她问。我没有回答,笑了,她也笑了。其实这用不着回答的,笑已是最好的回答了。

这正象一个故事说的,有一个汉子买了五匹马,回家时骑在其中一匹马上,路上数了一遍又一遍,却忘了数骑在身下的马,怎么也只有四匹,想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一匹。

我们不知这么快便被调开了。

那天,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在窃窃私语,过后语文老师宣布,他说我们的位置必须调开,原因是我们笑得太多了。之后,我们那天心情都不是十分好。

第二天上午我被调开了,除了和以前一样她依然借《十万个为什么》及《少年科学画报》之外,交往少多了。笑本是我们的拿手好戏,目光碰在一起,总笑个不停,另一个拿手好戏是写密信,一天,我收到她的一页纸,正面有数学题,右下角有个明显的a字,当然,一定是蜡写的。我在回家的路上想,原来我们都是当间谍的天才,居然天衣无缝。这密信上究竟写的是什么呢?猜啊猜,也猜不透。回家后,放下书包,急忙把那“数学题”拿出来,背面涂上墨水,字显出来了,是这样的一句话:“我知道了,你喜欢黄珊,因为她聪明;你喜欢宋霞,因为她可爱。”我看了,不觉感触万千,笑着用蜡写道:“其实,你比黄珊聪明多了,宋霞虽然可爱,但你比她更可爱。”言下之意,是不能说,也不敢说的。

回到教室,四周同学和过去一样,有说有笑。我却觉得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说,旁边的同学问:“你怎么了?”我只是摇摇头,依然扑倒在课桌上,无精打采。又测验,发下了试卷,我却撕了,我只是想:“当你失去了最最值得珍惜的东西时,你学习再好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是在最成功的时候,回头想想,也是很难说得清值不值得的。我没有再回信,因为我明白,两年的时间,昔日的我已不是昔日的我,昔日的她也不再是昔日的她了,再回信也是无用的了。

往后的日子

几天后,心渐平静,慢慢收拾好零乱的课桌,旁边的同学打断了深思:“你帮我做一道数学题,好吗?”我笑了笑,确实,该是做一下题的时候了,我拿起来,一道有趣的题,我慢悠悠地,一笔一划一想着算着,然后,又慢慢地讲解给她听,直到她完全听懂,然后,那同学顺便问:“是了,这几天你怎么了?” “感冒而已,没什么” “平时你这么多话,这几天怎么什么也没有说?”我突然有一奇怪的想法,问她:“你失过恋吗?” “没有” “我失恋了。” “什么时候?” “两年前”这么矛盾的话有谁相信,特别又是出自一个经常开玩笑的人的口中,那同学笑了,我也笑了。世界本来便是这么奇怪的,当你说真话的时候,没有人相信,当你说假话的时候,别人反而相信了。

人生中走得最快的都是最美好的时光,我们所经历的就是这样的一条不归路,一切该过去的都会过去的,我平静下来,在这段日子,在学习上,每一次考试,都有很大的进步。以前的好成绩似乎都带着偶然性,但经过初三,已经变为扎实的基础。这样,便以六百多的高分考上了实验中学的高中。

上了高一,离那时又是一年了,又是正夏的日子,总是有强烈的阳光,茂密的树叶,带着倦意的气息。回想起来,高一的一年并没有什么新奇,只是迷上了小说,看个不停,学习上也没有多大的进步。不觉又徘徊到了那棵不同一般的大树,每逢至此,似乎总是思潮翻滚,苍健的大树依然苍健,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以前刻的字已变得模糊不清了,永远不变……?又有什么能永远不变的?

悠悠岁月的流逝象一般无声无息的清泉,它会把一切都冲刷得干干净净,把你留在脑海中的记忆都会慢慢地变得模糊,你的理想,疮伤,暇想都会随之而去的。

以前的事也似曾没有发生过,连自己也觉得模糊,一切都象是一个梦,似幻似真,是耶非耶,许多东西都是这样,本身就是很难说得清楚的。

迷茫的徘徊,不知不觉走到郊外,郊外的景色总是小溪流水,甜甜而又温馨。突然的抬头,看见的是一望无际的稻田,才觉得天地间缔造的万物原来也是这么美,人的胸怀,天地间的宽广,多么和谐和醉人。

我突然明白了,或许喜欢是一种幸福,而不喜欢呢,却是一种自由,真正的自由又是多么宝贵。想到这些,我的胸怀也广阔多了。

也许这就是结束了吧。

2021试管婴儿政策如何

新乡哪一家男科医院比较好早泄疾病是怎么治疗的

前列腺增生不能延误患上后该如何进行保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