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危机下的中国纺织业调查由大变强-【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09:42:38 阅读: 来源:切條机厂家

中国纺织工业还在金融风暴的寒流中颤栗,可以预见的将来,海外市场萧瑟的侵袭仍将持续。

但最难的时期已经过去:最初的激灵趔趄之后,中国纺织业界开始的痛苦再编已现雏形,大地上可以感受到微弱然而温暖的气息。

春天再度来临的时候,世界将惊呼中国纺织之花的艳丽。

危机提升行业集中度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掌门人杜钰洲曾用重创一词形容金融风暴对中国纺织企业的冲击。

首当其冲的是国际定单急剧减少:美国纺织品和服装办公室(OTEXA)报告显示,美国服装进口总量2008年减少2.7%。年销售额200亿美元的美国最大百货店Macy's,2008年销售比2007年下滑8%;Liz Claiborne预计2009年整体销售额会再下降10%;Polo Ralfh Lauren也预计2009全年收入会减少10%。

世界其他几家主要零售商和品牌商销售额也呈下行趋势:耐克不仅宣布关闭在中国的唯一工厂,还结束了对部分中国企业的下单;日本最大零售商优衣库及一些一线零售商如伊藤洋华堂,2009年也宣布将中国服装(000902)采购量减少三分之一。

海外市场的寒流与中国纺织工业自身调整的节奏还形成了“共振”:记者在河北高阳“毛巾之乡”采访时看到,在简陋的厂房里,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纺织设备还在服役,机器的轰鸣震耳欲聋,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浮尘和飞絮在一缕阳光中飘动……在中国棉纺织1亿锭的背景下,政府出手整治这类对职工、对消费者、对环境都是灾难的企业。

纺织企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出口增幅大幅回落,国内市场压力加大,资金紧张,效益锐减,一些中小企业停产、歇业;一些纺织产业占比较大的地区如浙江绍兴、广东东莞,龙头企业相继陷于停产和濒临倒闭。商务部的统计表明,2008年以来中国纺织品出口增速出现下滑,全年累计出口增幅较上年下降17个百分点,全行业的利润增幅迅速回落,在2008年下半年甚至出现了2003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但是现在局势出现了好转的迹象: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纺织行业今年上半年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17149.4亿元,实现了同比6.44%的增幅。

杜钰洲用一组数据说明去年四季度和今年1—2月份是行业低点:规模以上企业中有5万多家内销产值同比增速已经从2月底的6.63%上升到7月底的11.14%,工业增加值从2月底的累计同比增速5.8%上升到7月底的8.5%,其中7月当月增加值同比增速达11.3%。

与回暖趋势同样明显的是“两极分化”,规模以上企业的出口形势要好于规模以下企业:1-5月份规模以上企业的出口交货值同比下降8.23%,高于全口径出口增速下滑幅度2.9个百分点。

定单在向大型企业集中。

马太效应机理

不同的企业对金融风暴的感受截然不同:有些遭遇灭顶之灾,有些则视为发展良机。

“去年第四季度大家都有点懵,都在挣扎。但是今年情况就不同了。”北京铜牛集团总经理刘杰告诉记者,“日本客户在中国采购量下降50%,但对我们公司的量基本持平;欧洲上半年总量下降30%,但和我们合作的量上升了100%。”

“是软实力起了作用。”刘杰解释说,“危机时刻,国外企业的底线是不能损害品牌;国内客户也更加关注产品的内在质量,关注是不是有责任的企业做出来的,所以订货向优质企业集中。”

铜牛是北京一家老牌国有企业,也是神七宇航员内衣的独家制造商。在公司的车间里,记者看到一派忙碌情景。刘杰告诉中国经济时报:“今年的定单,到5月份已经全部排满,工人是满负荷运转。”

最近披露的半年报显示,在沪深两市纺织板块总共39家上市公司中,上半年盈利最高的是华孚色纺,每股高达0.48元。

“为什么危机来了比较淡定?就是因为我们有话语权。”华孚控股董事长孙伟挺在位于浙江上虞的生产基地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色纺全球有200万锭,意大利5万锭,韩国4万锭,日本3万锭,美国只有很少的一点……我们一家企业就占了107万锭。所以对我们来说,有震荡,但影响不大。危机的好处苦练内功,更加注意降低成本,过去每年兼并23家工厂,现在正好调整一下步伐。原来复合增长率35%,2008年下降1.5%,但从2009年2月,我们的定单就爆炸性地增长了,今年保守估计增长15%,效益增速会更快。”

“这次风暴只是无数次之一,(20世纪)70年代,1987年,1997年,都是一些企业倒下来,一些企业变得更强大了。”位于广东惠州的中国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创始人、现在的真维斯董事长杨勋对中国经济时报解释了马太效应的机理:“一个企业60%—70%的买卖是保命的,定单只能给固定的供应商,不能有任何差池;而其他30%—40%是谈判筹码,是用来压价的。危机一来,砍掉的首先是这部分定单,死去的是靠这部分定单吃饭的企业。”

和杨勋同时代创业的大都垮台了,而他拥有真维斯等多个知名品牌的旭日集团却底气十足:“为什么有的企业裁员、减薪,我们还要增员、加薪?就是风暴来临之前,我们就注意到了,在基本功方面做好了准备。我们30多年就是这么过来的:每一次低潮都是扩张的好时机,大家都能赚钱时,我们的优势不明显;别人不行的时候,我们的优势就出来了。”

后危机时代的应对之策

从数字看,金融风暴对中国纺织工业的直接冲击已经见底,最艰难的时期是2008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

但是海外市场复苏也许不是直线上升。“信心有所恢复,但是不是一直往上走,人们也有疑虑。”铜牛集团总经理刘杰提醒人们注意美国等西方国家消费观念转变将给中国带来更为深远的影响。

“美国人是乐天派,没钱借钱也要花,有酒就醉。”华孚控股董事长孙伟挺对中国经济时报表示:“这次危机使他们也感到愁了,消费减少,储蓄增加,这个变化应该引起中国产业界的关注。”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孙瑞哲用“消费结构位移”概括这一初现苗头的迹象:传统上吸引主流消费的品牌连锁店,其消费群体正在向下一个层次下滑,对消费者来说就是用更少的钱买到同等质量、同样好的商品。

这对中国纺织产业提出一个艰难的课题:从量上看中国的企业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但只拿到了整个供应链利润中的10%-20%,利润空间以后会不会继续压缩?孙瑞哲认为,中国企业如果不能从中间设计服务这个环节切进去,使自己具备这种从设计到采购,到提供物流配送全套的服务,就不能突破现有的利益格局。

由大变强是不二法门。孙瑞哲指出,当前中国纺织工业正处于继1986年把服装划归入纺织系统、1997年整个棉纺行业技术改造之后的第三阶段——不仅是规模的集中,而且是优势企业创新和市场的集中。

华孚提出要做世界新型纱线策源地,成为世界的“莱卡”;真维斯提出一个品牌要过百亿……考虑到阿迪达斯从头到脚都是中国做的;国际上最先进的设备第一台也是天价卖给中国;纺织工业兼并整合国际企业阻力较小,中国企业已经做得比较自如;中国人已经买下了皮尔·卡丹……在北京铜牛集团的采访临近结束的时候,刘杰告诉中国经济时报:“如果有一天哪家中国企业买了耐克,不要吃惊!”

颅骨修补哪个材料好

站桩松尾闾四步功

合肥眼科医院哪家好首选名人眼科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