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英国前首相欧洲不做大改革单一货币可能崩溃

发布时间:2021-01-25 14:47:11 阅读: 来源:切條机厂家

英国前首相:欧洲不做大改革 单一货币可能崩溃

CCTV2《今日观察》系列节目《2011世界经济年度观察》之三:  欧洲“病人”有救吗?  2011年,欧洲国家病倒了,从春天的小病连连到年底的大病爆发,一系列的债务危机、欧元危机,经济增长放缓,使得欧洲问题成为了世界经济领域今年最热门的话题。欧债是不是已经见底了?欧元区会不会解体崩溃呢?2012年,这位欧洲病人能不能痊愈?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谢颖颖和特邀评论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何帆共同评论。  欧债危机深化,步步惊心,险象环生,多方博弈加大,欧元区能否挺过2012?  何帆:欧洲一直没有拿出来一个有效的治理办法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欧猪五国的情况各不一样。希腊是最早爆发,然后到爱尔兰,爱尔兰主要是银行业出现了危机,最后银行的亏损变成了政府的财政包袱。又到了葡萄牙,葡萄牙是因为借了很多外债,它70%以上是外债,所以还不起来了。然后又到了西班牙,西班牙其实过去经济增长的情况很好,但是它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房地产泡沫,那么现在房地产泡沫崩溃之后,对它又有影响。最后到了意大利,意大利是两欧最大的一个国家,但过去财政状况始终是不好,一直是财政赤字,所以大家开始出现恐慌。  从这个情况来看,欧洲现在的病真是不轻,而且它之所以愈演愈烈,是因为欧洲一直没有拿出来一个有效的治理办法。欧洲有点像得了心脏病,每一次快犯病的时候,就掏出来速效救心丸,之后好像这个病就好了,但其实真正需要的是赶紧做心脏搭桥手术。  巴曙松:最难的就是损失分担的环节 应采取实质性的具有执行力的政策措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在2011年初,整个金融体系都预计到,哪几个月需要再融资压力比较大,市场会动荡,哪几个月经济实体会恶化,会传染哪一个的国家,怎么扩散,市场基本在预期之中的。如果将这比作传染病,那么这个病在传染过程中,其实大家都已经预期的到路线,但是整个实质上的改进和政策上面的进展非常有限。  我们首先要做得事情就是首先诊断,为什么亏,是他乱打牌,还是规则不好。第二,就是我们要进行规则的讨论,规则的调整考虑。第三个阶段是损失的分担,之所以有危机,肯定是特定的国家、机构以及人群出现了损失,这个损失是需要分担,危机才能过去的。损失分担完成之后,才能够确定新的规则,找到新的平衡。那么最难的就是损失分担的环节,谁都不愿意多分担损失。现在欧洲都希望德法这个核心国多承担,所以关键是要明确损失怎么分担,新的规则是什么样子的,应该采取实质性的具有执行力的政策措施。  罗伯特·蒙代尔:救助计划最终还是能成功实现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我认为主要的问题是,欧洲最强的国家——德国不愿意提供援助资金,因为害怕援助资金破坏投资,破坏财政赤字国,调整和修正经济的过程,债务问题国家如果获援助太快,他们就会不去做经济调整,这是最让人担心的。所以现在就是一个博弈的过程,最终我相信救助计划还是能成功实现的,最终还是需要欧洲中央银行出面,支持欧洲金融稳定基金,这个基金需要提供4000或5000亿美元,或者说是1.5万亿欧元,这些钱为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提供了足够的资金。  马丁·沃尔夫:欧债危机没有解决之道  (《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这次的欧债危机就没有解决之道,(欧元区)他们现在所做的就是欧洲央行筹集资金,为那些向政府借钱的银行提供一些帮助,还有国际货币组织的援助项目,但是欧洲央行也没有更多的作为,(欧元区)政府能做的就是配套的更加紧缩的财政约束。所以我说欧元区的危机是解决不了的,不清楚他们要怎么解决,结果是欧元区面对的将是诸多不确定性和困难。  巴曙松:欧盟各国可能会走向“洋葱”模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认为很可能走向一个德国经常提出来所谓“洋葱”模式,它是分层的,中间有核心,然后外面包围着不同的层次的这些外围的经济区。因为越是开始要进行财政统一,就开始要讲究纪律。那么违反财政纪律,赤字比较高的这些国家,要么就要增加税收,要么就减少开支。那么越是在经济低迷时期,这样加强财政约束,它的经济可能就会越低迷,越低迷最后它一直达到紧缩的力度,使它难以承受,很可能到了这个拐点上,很有可能会有弱国会退出。那么退出之后,肯定大家预期就会出现比如汇率的明显的贬值,然后经济开始出现恢复了,这就是慢慢走向所谓的“洋葱”模式。  何帆: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欧元是有缺陷的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这个“洋葱”到时候不是一层层的剥掉,而是可能一下子裂成两个。现在就是讨论欧元会不会解体的观点也很多,蒙代尔号称欧元之富,马丁·沃尔夫是典型的英国人,英国的《金融时报》以及《经济学人》都曾经有文章说欧元一定会解体。  如果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我比较同意马丁·沃尔夫,因为欧元本身有内在的矛盾。一开始的时候建立欧元的时候,有一个很美好的愿望,就是大家传帮带,最后先进的帮着落后的国家走上共同的富裕道路。现在看起来,其实欧元的建立,不仅没有让大家趋同,反而让大家分化,所以德国本来就是要进口的,加入欧元区之后,德国开始拼命的出口。南欧国家过去的时候想借钱,但过去通货膨胀率很高,那么利率就很高,加入之后,南欧国家发现可以以德国的利率借钱,大量的资金就开始涌入到南欧国家,而他的经济基础不是非常的发达,所以很多资金流到了银行业、房地产业,最后出现了泡沫。所以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我们发现欧元是有缺陷的。  欧洲人过惯了好日子,紧缩政策究竟存在哪些风险?什么样才能真正救欧元?  何帆: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实现经济增长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现在欧洲的情况是大出血,主要要平息市场上的恐慌,那么这可能就要发行欧元债券,或者欧洲的中央银行可能要入手在二级市场上买意大利的国债,西班牙的国债,稳定市场的情况。  从中长期来看,欧洲现在主要的问题不是赶紧节衣缩食,紧缩财政,而是应该赶紧促进经济增长,因为如果没有经济增长,即使紧缩财政,最后会是恶性循环,越紧缩财政,最后经济增长越慢,经济增长越慢的时候,财政收入会越少,而且失业越多,财政支出又会扩大,那么财政的压力会进一步的增加。要提供造血的功能,就是要增长,增长就是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原来有很多劳动力市场的制度,福利制度可能都需要改革。  巴曙松:解决欧债危机需要决策与执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实际上,大家对2012年,甚至在更长时间里,对欧洲经济都不会太乐观。因为2011年,这些问题都在那里,解决方法大概也知道,但是很难形成政治共识去执行它,所以2012年,欧洲还是一个比较弱的增长,比如接近零增长甚至负增长的格局,可能持续到后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现在欧洲缺的是什么呢?它是一个分散的角色体系,在应对危机方面,它需要一个决策者,需要一人决策,决策之后还要一以贯之的执行,有人监督,这是目前欧洲所缺乏的。  托尼·布莱尔:欧洲各国要做出改变 不能再拖延做决定的时间  (英国前首相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现在要在欧洲做出大的改革十分困难,欧洲各国要改变他们经济中的制度结构,劳动力市场状况,公共服务系统和社会福利,这些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不这样做,单一货币就可能崩溃,这也是具有毁灭性的。所以我认为,现在真是到了我们不得不做出决定的时候了,并要意识到,如果要让2012年欧洲的经济比2011年好,我们不能再拖延做决定的时间了。  罗纳德·麦金农:欧元区考虑采取短期的方案来阻止银行崩溃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当第一轮针对希腊债务进行重组的时候,你无法吸引足够的资金、私人资金来持有希腊债券,因为过去减扣债务的经验是失败的。所以他们现在放弃了这种做法,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不再要求债券持有者减扣债务。但是他们(欧元区)还是没有真正找到合适的财政机制来为银行提供更多的权益资本,或是购买债务国的主权债务,这正是他们困扰的所在。所以现在人们讨论财政联盟问题,这从欧盟的宪法条约上来说很难。欧元区还是应该考虑,比较短期的方案能阻止银行崩溃就不错了,而不应该着眼那么长远,讨论什么财政联盟。  何帆:欧洲现要促进加快结构性的改革 促进经济增长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从短期来看,欧洲经济也不会有太大的提振,如果出现了大选,大家反而会更加恐慌,除非选出来更加遵守纪律的。比如意大利政府的更迭,在一定程度上对大家是有提振的,因为原来的贝卢斯科尼不太靠谱。如果是大家能够都像比如爱尔兰,或者波罗的海,那么市场上会比较相信了,因为他们敢于勒紧裤腰带也要去还债。从现在这个情况来看,大选可能是一个不利的消息,包括奥运会这些,从经济提振的角度来看也是有限的。从根本上来说,欧洲现在还是要促进加快结构性的改革,促进经济增长。  巴曙松:欧债危机只是全球经济格局重组背景中的一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们讨论2012年欧债、欧洲经济的走向,很难仅仅就欧洲谈欧洲,其实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是全球的经济格局重组的一个背景中的一幕。比如欧洲自身对欧债危机下一步的走向形成共识的可能性,包括在其他的大国,比如美国既不太希望欧洲崩溃形成大的冲击,但也不太希望欧洲真的从货币统一走向了财政统一,在二者之间波动才是美国乐意看到的。比如中国就可以积极的促进经济合作,欧洲毕竟是我们最大的一个出口市场,也是我们最大的技术进口的来源地,我们在这个时期,怎么加强经济合作。

150平米装修效果图

奥林匹克花园二期装修

北欧装修案例